桜華軒
高砂の尾の上の桜 咲きにけり 外山の霞 立たずもあらなむ
DATE: --/--/--(--)   CATEGORY: スポンサー広告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page top
DATE: 2008/02/14(木)   CATEGORY:
縱不囬頭 永誌不忘
前言

跟同齡人比起來,我算是個老玩家了,畢竟在甘肅的一個偏遠小城裡,能在98年前見到電腦的,實在是少數。

我是一個喜愛遊戲的人,在這八年多的遊戲時光裡,我玩過的遊戲少說也有幾百款,但說實話,真正能讓我記住的簡直寥寥無幾,刻苦銘心的更是沒有幾個。

準確的說,應該只有一個。

它的名字叫做-仙劍奇俠傳

對我來說,它已不僅僅是一款遊戲,它更是一場夢。

一場令人永遠無法忘懷的淒美之夢。

跟許多同樣喜歡仙劍的朋友不同,在我接觸它之前,我根本就沒有聽過它的名字,不過這樣倒也有些好處。

沒有先入為主的思想,反倒使我更加的對它記憶深刻。

因為這種感覺完全出自我的內心。

一直總想給它寫點什麼,可總覺的有太多的東西沒法落筆。

可意會不可言傳,大概就說的是這個吧。

於是,文章也就被長久的擱置了起來。
不知怎麼,我忽然覺得是時候該為它寫點什麼了,

雖然我也知道,我的這只拙筆寫不出什麼太好的東西……

謹以此文紀念我八年的仙劍之路,紀念我八年美好的夢……


初識

“有心載花,花自滅;無心插柳,柳成蔭。”

每當有人問我如何開始接觸仙劍的時候,我總會告訴他這句話,就像前文說的,在認識仙劍之前,我壓根就沒有聽說過它的名字,慕名購買也就無從提起,之所以會接觸它,只是因為買的一張遊戲盤裡,將它附帶了進去……

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我當初買的應該是款《文明》,不過很可惜(幸運?)我沒安裝上它,於是,滿懷著鬱悶的心情,我點開了那款名叫《仙劍奇俠傳》的遊戲的安裝程式,靜靜的等待著安裝完畢的那一刻……

我的仙劍之路,也從這一刻起,拉開了帷幕,不過這個帷幕並非我拉起來的,就象逍遙的江湖之路,歸根結底也只是為了給嬸嬸求藥……

鬱悶的心情並沒有保持多久,遊戲的第一個畫面就吸引了我,一冊半開的書簡,一把長劍旁放著一個酒葫蘆(因為當初玩的是刪除了動畫的硬碟版,所以並沒有看到動畫),上面是五個剛健的大字
“仙劍奇俠傳”
每個中國人都會有一個武俠夢,對於一個8歲的孩童來說尤如是,於是伴隨著悠揚的音樂聲,我激動的按下了空白鍵,開始了新的遊戲。

我和它,新的開始……


遇見

有人說:“好的東西總會在剛開始的前一分鐘就吸引住人們的眼球”,仙劍可以說是深知其中的道理,剛開場就安排了一個無人能忘的情結。

如果你也是仙劍的玩家,你一定會明白我在說什麼,沒錯,就是李大娘的鐵鍋……

當它敲到逍遙腦袋上的時候,螢幕前的我不禁也感到了一絲疼痛,不過,逍遙是腦袋疼,而我是肚子疼,笑的。

逍遙用自己的腦袋告訴我們:“晚起…..危害大”

然後,我便跟著劇情,一步步的進行著,雖然樂趣不斷,但鮮有敲人之類有趣的段子。

“不要一直這麼平淡啊”我心想。

當然不會,因為嬸嬸已經“很識相”的病倒了

於是,我便揣著破天錘,踏上了仙靈島,然後,我認識了靈兒。

曾經有個調查,“在金庸所有的女性角色裡,你最喜歡哪個?”,結果很多人都沒有想到,幾乎80%的人都選擇了雙兒,答案很簡單,因為雙兒很乖。

可我覺得,是因為雙兒身上有著最符合中國人觀念的氣質,順從,機靈,願為配偶犧牲一切,而靈兒,恰巧具備了這所有的氣質,於是,從此以後的許多年裡,她一直沒有從我的腦海裡走開……

靈兒

“女媧族的女子,永遠得不到自己的幸福,因為她們是為天下而生的。”
靈兒就是這樣,從一開始,她就註定要為他人一生。

如果逍遙並沒有來到仙靈島上,靈兒或許能安穩的生活下去,但人的宿命無法改觀,既然上天註定相遇,那就永遠無法改變。

當逍遙拿起靈池邊衣服的那一刻,命運的齒輪,開始了旋轉。

最開始的靈兒,還是一個未更事的青澀少女,雖然被逍遙看到了沐浴的樣子,但還是幫他拿到了仙藥,並為他,奉獻了一切……

多少年來,這段劇情一直有著無數的爭議,沒有人能弄清楚為什麼靈兒會喜歡逍遙,於是就把它歸結于編劇的敗筆。

可是我覺得,是靈兒明白自己的使命,就像在洞房裡說的那樣:

“明兮何兮,君已陌路”

事實也正好如此,逍遙因為那顆忘憂散,忘掉了當日的一切……

懵懂中,逍遙便肩負起了去苗疆找靈兒母親的命運,而此時,靈兒已經明白她對他來說是什麼。

“逍遙哥哥,這是誰啊?”

“她是我遠房的妹子”。

看到這句話時,我真的很難過。

月如

以前看《武林外傳》的時候,總搞不懂郭芙蓉這種角色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人喜歡。

刁蠻、暴力,一點都沒有靈兒那種溫柔的感覺,不過看久了,卻越來越對她產生了一股熟悉的感覺。

她,不就是月如嗎?

一直以為,月如其實是最與逍遙般配的女子,武藝高強,個性開朗,家財萬貫,活脫脫的就是一對標準的俠侶。

只是,他們相遇錯了地方,如果逍遙沒有陪著靈兒去苗疆,月如也沒有懲治兩個家奴,他們一定會很圓滿,當然,只是“只是”。

沒有人天生就是刁蠻的,就算是芙蓉女俠,也只是在秀才面前耍耍威風,月如的強勢,只是因為沒有一個更加強勢的人罷了。

直到逍遙在擂臺上的一劍為止。

以前潑辣蠻的少女,變作月下溫柔的千金。

如果你是有心人,你就一定會發現,在月如跟逍遙談話的那一刻

往常的句號,變作了一顆心。

月下,花園,兩個初現感情的人,一切都是那麼完美,只是他們忘記了一個人。

靈兒,忘記了那個獨自呆在廂房裡,無所適從的少女,忘記了那個看著情郎成牛郎的少女。

當靈兒幻化成蛇的那一刹,她流淚了。

或許是為自己而淚,但我更希望是為逍遙而淚。

因為此刻從洞中沖出去的逍遙,要救的並不是自己的靈兒,他一心想救的,是那個做妹妹的靈兒,而月如,我相信她要救的也決不是靈兒,她只是想救逍遙的靈兒妹妹……


靈兒•月如

靈兒沒有走多遠,在白河村中,逍遙再次與她相遇,不過此時的靈兒,卻有了一絲的改變,她不再是從前那個鬧著去玩的少女,一貫的話語變得漸漸成熟了起來。

“你真的不讓我告訴他嗎?”韓醫仙的這番話曾經讓我琢磨了好久,雖然現在已經知道是指她的身孕,但我卻寧願相信,這是說她的責任。

“女媧族的女子,永遠得不到自己的幸福,因為她們是為天下而生的。

當然,那時的我,並不懂得。

本以為,在斬殺了赤鬼王以後,三人可以踏上安穩的旅途,但老天並沒有給她們喘息的時間,在大戰石長老一番後,靈兒再次被抓走,逍遙和月如只好再次去尋找靈兒。

如果說最開始逍遙對月如並沒有多少感情,那麼在尋找靈兒的旅途中,他倆的感情便發生了變化。

從前的那對歡喜冤家,變成了現在生死難分的愛侶,為了逍遙,月如甚至敢於抗拒自己最尊敬的父親。

為的只是逍遙的一個承諾,一個對她最重要的承諾。

最終,在鎖妖塔底,他們找到了靈兒,看著靈兒,逍遙記起了以前所有事情。

“我們三個永遠遠在一起”這句承諾,曾經溫暖了我好久……好久……

如果逍遙早點記起來,那該多好,如果月如早點說出這句話來,那該多好。

如果……沒有如果了……在鎖妖塔散的那一刻,月如的靈魂永遠被埋葬在了暗……

“啊!呆瓜小賊!”,“啊?野蠻丫頭?”……

“月如,等我們救出靈兒,找到他的娘親,我們就一起去浪跡江湖,吃遍天下美食。”……

“我們三個永永遠遠在一起”……


阿奴

在三個女孩裡面,阿奴大概是唯一一個沒有被逍遙當作愛侶的人,從頭到尾,她對逍遙來說僅僅是自己的好妹子。

阿奴並不大,身為族長之女的她,沒有多少心機,倒是無比的善良,天真。

對待她,逍遙也僅僅把她當作是自己的妹子。

可我覺得,阿奴並不這麼認為,也許在她的心中,逍遙依舊是她所愛的人,否則,她不可能在巫後的像前為逍遙長跪數月。

不過,逍遙的心中,早已再也容納不下別的女子。

阿奴也只有看著他的背影,默默的愛著。

就像她的那首詩的最後一句:

“伴月願做一顆星”

或許,這對她來說是好事,逍遙身邊的女子,總沒有太美麗的命運。

靈兒

從生下憶如的那一刻起,靈兒就變了,對於她來說,她徹底完成了自己作為一名女子的使命,接下來,是為天下的。

當她握著天蛇杖,披起聖靈披風的那一刻,她徹底完成了自己的轉變,此時此刻的她,不再是仙靈池水畔那懵懂的少女,她,手握天蛇,身披聖靈的她,是神,苗疆人民的神。

不再是從前的靈兒妹妹了,永遠不是……

真希望她是心甘情願的完成自己的轉變,而不僅僅為了自己的宿命,不僅僅為了天下蒼生……

可惜,答案最終還是無從知曉,天蛇杖從天空中墜落的那一刻。

一切都結束了,不僅僅是苗疆的災,還有逍遙的愛……

逍遙

李逍遙,一個飄逸的名字,他的父母一定希望他能夠自在一世,快活一世,可他的命運真的就像“逍遙”一般嗎?

玩過仙劍,你自然會明白。

從仙劍發行到現在,關於逍遙的爭論不計其數,有人覺得,逍遙很沒主見,有人認為,逍遙用情不專,種種言論,種種“高見”。

從來就沒有停息,就像聖姑的那句話:

“我不能讓她不死,但可以讓她活過來”

不過說實話,這又能怎麼樣呢?爭論也罷,隱語也罷,早已統統沒有了意義。

對於逍遙來說,自己的一切,早已融合著鎖妖塔的碎片、天蛇杖的光輝,埋葬在了暗了……

“你是李逍遙?”

“不,我叫‘離’逍遙”

結尾

八年前,看著螢幕上的漫天飛雪,一個孩子為那些虛擬的生命流下了難過的淚水。

八年後,望著螢幕上閃爍的文字,當年的孩子居然再一次的心酸難抑,雖然已經不會像當年那樣痛哭流涕。

對於我來說,仙劍永遠是當年的那一款,永遠是那個整天睡到中午的小李子,青澀可愛的小仙女,刁蠻的貴千金,還有那苗疆的小公主、蜀山的醉道士們組成的世界。

就算續作不斷,我的仙劍情願,永遠只是當初的那款。

時間不會往回走,我也再不可能會到當年,我知道,或許有一天,我真的不愛仙劍了,那我也不會忘記它。

因為它代表的不僅僅是款遊戲,對我來說,它代表的更是我童年裡一個永遠無法磨滅的夢幻。
後記

從前讀向子期的《思舊賦》,總不明白為什麼才一開頭就煞了尾,好像有無數的話語,還停留在作者的心裡。

現在,我想我明白了,因為我也有同樣的感受,無法將情感瀉于文中的感受。

對於我來說,仙劍是一種情感,是一種早已超越了我表達能力的情感,我總想把一切都傾瀉在這篇文裡,把我所有的感情都寫進去。

可惜,這並不容易,但無論怎麼說,我畢竟還是完成了它,雖然,在我的眼裡它僅僅寫到了開頭……

一個我無法續下去的開頭。

感情奔湧的時候,行文往往就有些散亂,這實在無可避免,還希望各位大人在閱讀這篇拙作之時,不至於因為這散亂的文體而過於厭煩。

畢竟,當一個人流淚的時候,他的淚水,不可能永遠只朝著一個方向流去……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[ TB*1 | CO*3 ] page top

COMMENT

 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昔音 | URL | 2008/02/15(金) 13:40 [EDIT]
没有想到能在FC2看到有人写仙剑文……博主你给了我很大的一个惊喜,我们同样是从一代走过来的,对仙剑有着太深刻的感情……

折子 | URL | 2008/02/15(金) 13:55 [EDIT]
我也沒有想到啊~
確實,對于我們來說,仙劒早已不是一個遊戲了~
隻可惜,它註定成為歷史啊.....

昔音 | URL | 2008/02/15(金) 14:32 [EDIT]
是啊不过还好有我们这么爱它记得它…
很欣慰了啊已经~~
虽然只剩回忆,不过我们还有思念对吧?

TRACK BACK
TB*URL
● -
2012/11/14(水) 04:54
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 [続きを読む]
Copyright © 桜華軒. all rights reserved. ページの先頭へ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